一无所有的白亦点

锦瑟无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华年

假(1)

高二狗考完试就想写文……先誊一篇日记上来好了

朱一龙x白宇

·虐中带糖

·文笔很渣,诸位见谅

·反正应该没什么人看,瞎想瞎写~本文中所有都是假的,什么也离不开假

1

所有可以用假来代替的事情,都是有无数可能的。

假戏可以真做,现实也可能到头来皆是假的。

不过是浮生一梦罢了。

无欲无求。都是假象。


舞台上灯光四起,前奏已出。

丑定定地立在台上,如雕塑一般,脸上的笑容凝固在“我从来不说话”的音乐之中,眸中原属于其独特的孤独尽数消失殆尽。伴奏如流水般淌着,歌声却未随其唱和,霎时只剩下单调的音符。

导演面带惊讶地看向他——如此赞誉极高的演员,怎会突然……那人眼中没了神色,似乎“人类”只是他所表演的角色,他只是被人吊着细丝的脱线木偶。

身边人影耸动,闪着光的摄影机晃地他眼睛生疼,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半眯着眼睛,叼了根棒棒糖的少年,正在这群人中含了笑看他,空气中都有些甜味了。

呼地有人在他眼前晃了晃手,语气中带了些急切:“龙哥?”

这一下,他眼前人影支离破碎了,消散了,仍是那一群忙忙碌碌的工作人员,埋头做他们的事。

是啊,他自己亲手毁了那份美好。

此后笑容已成泪水,容颜和心皆老。

小白啊,小白。

他苦苦地笑出来,回神过来给导演和工作人员们道歉,随后挥了挥手,音乐再起。

“我从来不说话,因为我害怕,没有人回答....”

的的确确,再没人回答了。

此后演员朱一龙已经不见,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回来了,他又站在舞台中间,演着他人的故事,流着自己的泪。

TBC不定期



再见

沈巍,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云澜....

你走吧,越远越好。你不是早就想和我分开吗?你曾说我的真心你接住了,现在请你还给我吧。

我说过,我接住了,就不会放手。

其实我连几分真心也没有,你拿走的不过是一些尘埃罢了,沈巍,我没有心。

我生生死死、死死生生,都只有你一个人罢了,你要是不要我了,我便什么也没了。我所做的,全都为你。

沈巍,我受不了,受不了你欺骗我,受不了你部下这么大的局,将自己送入深渊。你记住了,如果不能将你救出这深渊,我愿和你一起沉沦。

来不及了,赵云澜。

沈巍侧头,深深吻住了赵云澜,这一吻便是一生。

再见。云澜。

这一声便是诀别。

我愿用我所有,换你一生安好。

......

......

汗水浸透白色衬衣,沈巍猛的惊醒过来,黑暗的夜里,眼前一盏油灯,闪着微黄色的火苗,生机盎然。

沈教授,做噩梦了?

身边的关切声响起,沈巍浑然不觉,耳畔只落下一句:“再见。”

这一声,便是再也不见。

沈巍扯了扯嘴角,眼睛里尽是无助。自己从未保护好他,最后他化为灯芯,从此生死轮回皆没了,依于镇魂灯内。

只为照亮他的路,让他走得更顺一些。

我们还会再见的

嗯,再也不见。


这种情况下还要写虐,我怕不是以毒攻毒吧?

虽然BE,但文还是更吧

flag破...



立个flag.

明天结局HE就把楞次定律更完,BE就弃了。

反正也写得不好😣

明天要考试的我慌得一比

楞次定律(一)

巍巍等了澜澜一万年,澜澜也该还了。
大概就是永不能相见……
渣文笔,望各位多多指正。

人生不相见 动如参与商
--- ---唐·杜甫


一万年前。昆仑山巅。
青袍男子盘膝而坐,将手中棒棒糖送至对面少年口中。
对面黑袍少年,正是未谙世事的小鬼王。那颗糖的甜味弥漫口中,耳畔响起他这万年轮回不能忘却的名字:“昆仑。”
岩石后,捧着一束格桑花来找哥哥的少年悄声望着,花在那糖的香甜中撒了满地。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山连绵不绝,不如再加上几笔,凑个巍字得了。”
沈巍。
他有了名字,我还没有。凭什么?

一万年后。
被绑在石柱上的赵云澜从疼痛中醒转,那张跟沈巍一模一样的脸便出现在眼前。
“小云澜,你终于醒了。”夜尊嘴角略略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舔了舔嘴唇,笑道:“时候不早了,我那位哥哥也该赶过来了,你再等等?”
“夜尊...”赵云澜喘着气,费劲地将话吐出:“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哼,”夜尊轻叱了一声:“你有什么资本跟我谈条件?”
赵云澜笑了笑:“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什么?”
赵云澜分明见到,夜尊的脸部表情乎地失控了一下,脸上出现鲜少的慌乱,像是一个孩子被戳破了心事。
赵云澜几乎像是哄着一个孩子一般,轻声道:“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并不想杀你哥哥对吧?你替我解除我和你哥哥之间共享生命的关系,有什么仇恨,冲我来就是了,你可以做到的,对吧?”
这番话着实诚恳,却让夜尊发起无名火来:“我不想杀他?!我做梦都想杀了他!一万年,赵云澜!我被他锁在这冰柱里整整一万年,什么也没有!你能体会我这份痛苦吗!”
赵云澜皱了皱眉,随着夜尊的声音而来的怒气压抑了他的心脏:“他这一万年,不会比你好受多少。”
“是啊,幸好他不比我好多少!幸好他碰到你没多久我就可以自由!可,可我还不是输给了他?你为了救他什么都愿意做!”
夜尊的声音愈来愈盛,满身与沈巍相同的肃杀之气也暴露出来:“哪怕我将你捆在这石柱之上,用冰锥刺穿你的身体?”
赵云澜笑地有些视死如归:“我不在乎。”
夜尊的手紧紧攥着,指节因用力而发白:“哪怕你与他永世不得相见?你再也不能触碰到他一分一毫?”
赵云澜叹了口气:“我欠他一条命。只要他好好的,这又如何?”
“不,你错了,你从来没有欠过他什么!他连命都是你给的!他还给你是理所应当!”
“他默默在我背后,守了我一万年,难道这还不够抵那条命!现在换我守着他,有什么不可以?”
“这值得么?赵云澜?”
“值得。”赵云澜乎地想起那天取心头血救他的沈巍也曾这么说过,在心里低低地斥他的傻。
夜尊看见,面前人分分明明,透着自己的影子在看那个人。
“好...好...我成全你!”夜尊抬眸看他,那双眼里饱含的像是深情,像是悲愤的情感令赵云澜一惊:“我要让你和他永世不得相见,只要你触碰他就如将心脏挖出一般疼痛!”黑能量已在夜尊手里攥成巨大的球。
为什么你从不抬头看一眼我呢?昆仑?
他守了你一万年,我也等了你一万年啊。

5月4日,第十二载情人节。
祝你们幸福快乐
我们将爱你们,用尽一生
在这个世界,史班长的手没有受伤,没有复员,六一也没有残疾,他们在那好好的、幸福地过细水流长的日子,安详宁静。
生命不息,爱你们不止。
我的史班长,我的伍班副,情人节快乐。

给我的生活一次庄重的送别仪式
我要和你说再见了
应为没由来的压迫和冤枉。
再见
我所爱的啊
无辜,心痛。

陈州救包拯三

黑色的夜空透出一抹白来
那白色背影仍是没有动
许久,才传出清晰而又无力的声音
“展小猫,何必呢
让我忘了你吧
你能带给我的
不过是痛苦和挣扎
药是公孙先生送的
便暂且放下吧
我承认,我曾爱过你
但或许那只是江湖人之间的惺惺相惜吧
过了今晚
便不再相见了罢。”
那抹红轻轻地抖动了下身躯
眼里泛出晶莹的泪珠来
“可是我爱你啊
而且这一次
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良久
甚至连夜都耐不住了
巨大的狂风仿佛要吹倒那白衣少年的身子
同时刮碎了红衣少年的心
“你还是爱你的大宋江山吧。”
毫无半点光亮的夜更加昏暗
忧郁 无助。
那句话在空中飘着
不知道要传向何方。
那夜
展昭只记得那老鼠决绝的背影和话语
却没听出那话中的艰难
也没看出那少年紧握着的手中
被揉碎的信封


展小猫
我要替你去冲霄楼啊
无论如何都要去的
竟然你爱这江山
我便陪你爱吧
这次
请你千千万万
要忘了我。
你要幸福快乐。


白玉堂
你真是个傻子
展昭最大的幸福快乐
便是你啊。

白玉为堂佳人醉
为伊消得人憔悴

DAY10
我希望
我的小哥哥与糖糖白首不相离

祝你幸福快乐,平安至老

DAY9
唐山海
唯祖国与信仰不可辜负
翩翩公子唐山海
不可自拔

DAY8
的旳,昀少,昀可爱,逗比昀……
张演员,张先生,糖糖家老张......

很多很多,但我喜欢叫他:
我们家那个长不大的小哥哥❤️